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二五五章,不能让它们去华夏!

作品:猛鬼收容系统|作者:南斗昆仑|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19-05-16 00:10:39|下载:猛鬼收容系统TXT下载
  人在极端愤怒的时刻,爆发的力量是无穷尽的!

  铁膝撞脸,最为粗暴酷烈的招式,在膝盖接触安士白脸颊的时候,秦昆的盛怒还未被点燃,一击击中后,心中的暴怒已经上升到无法遏制的至高点!

  就你擅长近身吗?!

  噗——

  血液飞溅,安士白仰面倒下,秦昆跃起十指交叉,巨大的拳头化作铁锤一般,缠着铁链,朝着安士白头颅砸下!

  安士白身前,忽然出现浮光,光斑点点凝结成盾,盾身是双瞳泣血的天使,手上握着一个倒十字。

  对于恶魔来说,神就是他们都盾牌!

  “秦昆!!!好久不见!!!”

  看着秦昆暴怒如魔,恐怖的双拳即将砸下,安士白狞笑着咆哮道。

  “好久不见,安士白!!!”

  轰——

  蒲牢船出现龟裂,船身哀鸣,两人打着招呼,好像许久未见的老友,手上的杀招一点也不留情面。

  啪地一声,盾牌碎裂,安士白愕然发现秦昆竟然没有被反震出去,双拳砸碎了光盾后,居然奔脸而来!

  砰——

  头部遭到重创,意想不到的疼,意想不到的力量,意想不到的难受,安士白灵魂似乎要撕裂一般,脑海中千万恶魔出现此起彼伏的嚎叫。

  双拳之下,烟尘激荡,安士白后脑被砸入船身中,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秦昆!!!快带我们回去!这两个家伙快死了!”

  赵峰咆哮。

  豁牙的赵峰满身是血,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似乎脖颈断了,明明他看起来最惨,居然说徐法承和李势快死了?

  秦昆看向徐法承,徐道子仍然坐在地上,后背笔直,双眼却泛着血红,他一句话也不说,死死地盯着自己。

  再转头,李势后背被切掉一块肉,鲜血铺满全身,而且点点黑斑浮现,他嘴唇哆嗦,双手手骨已经被安士白折断。

  李势抬着眼皮,看向秦昆,苦笑道:“哥,来个火……”

  秦昆走了过去,一颗血皇丹,一颗月灵丹塞入李势嘴中,打火机点燃,那根被李势快嚼烂的卷烟,冒出了青烟。

  “谁伤你的?”秦昆看向李势,眼角抽动了一下。

  “没事。”李势惨笑,“徐哥要紧,有办法把我们带回去吗?”

  “我试试。”

  秦昆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再去看织田胜武、南洋邪师。

  他心乱如麻,想把这群人都宰掉,又怕耽误疗伤的时机。

  “你们啊……账一会再算,我先带你们回去。”

  秦昆看向赵峰,“谁嵌的玉?”

  “我和徐师兄……”

  秦昆扛起徐法承和赵峰往船头走去。

  蓬莱船是需要掌舵的,虽然秦昆不知道是不是必须掌舵,总之自己回来时,都是亲手掌舵的。

  赵峰的手和徐法承的手放在船舵上,徐法承嘴巴微张:“秦昆……这些亡魂……不能带回华夏……”

  秦昆瞟了一眼,此刻,船头,近千山民亡魂将船头围的满满当当。

  即便蒲牢船比其他船更大,也显得这里很拥挤。

  百鬼夜行,天师辟易,何况千鬼?

  只凭阴气,就能将道术压制的发挥不出三四成。

  但秦昆不惧。

  几年的时间,让他渐渐明白,自己和别人是不一样的,而且是本质上的不同。阴灵鬼气如灭火之水,一旦成势,浇灭满山阳火只需弹指。

  但再冰冷的水,也浇灭不了一个浑然一体的热源。

  秦昆就是那个热源。

  生生不息的阳气,流转全身,又有诸位临身鬼威压加持,他看着那群阴魂道:“离远点!”

  船舵上,赵峰和徐法承虚弱地靠在那,化作牛魔的秦昆给二人喂下兑换的药后,开口道:“我该走了。”

  “走?”

  “这是你的因果水域。”牛魔对赵峰说道。

  赵峰一怔,在三仙海国这么多日,他何尝没去过别人的因果水域。

  也就是说,自己提了条件,对方一旦完成,就会离开。可是……秦昆到底是从哪进来的?他不是离开了吗?阳间也有因果水域的存在???

  徐法承死死抓住秦昆的胳膊,从怀中掏出一块古朴的鬼头令牌,眼睛已经红透:“秦昆,见茅山令如见祖师!我以茅山的名义下令,这些阴灵!不能带回华夏!!!”

  茅山令,是茅山地位的象征,秦昆从没见过,甚至也没听过,不管什么时候,徐法承都未请出过此令号令过他们。

  但今天,徐法承的口气格外郑重。

  牛魔闷哼一声,依礼拱手:“扶余山秦昆,谨遵茅山法谕。”

  说罢,牛魔消失不见。

  再次露头,秦昆仍旧在水中,此刻成百因果水域朝他卷来,秦昆避开游过,向水面潜去。

  水中,牛魔冒头,一根铁链甩上船舷,整个人翻了上去。

  “主子?!”

  “主子回来了!”

  “主子,终于回来了,您头七都过了,第八天居然回来了!”

  徐桃仍旧被绑在桅杆上吊着,以示惩罚,此刻言语故作幽默,秦昆却一点心情都没,吊命绳甩出抽在徐桃裤裆上,徐桃喷了个鼻涕泡,疼晕了过去。

  众鬼忽然发现秦昆煞气好重,尤其是六鬼临身后,浑身威压如若实质,他们全都低下头,小心翼翼地看着秦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猛然间,表情阴沉的秦昆感觉到一个庞然大物遮住了自己,一回头,发现是一个巨船虚影!

  蒲牢船?!

  “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就在您消失后不久!”

  “你们刚刚说我消失了七天?”

  “对!”

  “还好……他们还在!”

  秦昆算了算时间,今天是龙门会大比的日子,他们还没走!鱼龙山当代首座的位置还未定下!

  看了看那艘巨船逐渐在凝实,秦昆心思一沉,现在最要紧的是阻止龙门会大比,其次就是告诉聂雨玄他们,有近千猛鬼,即将出现在此!

  “诸位,我有急事,需要马上回到刚来时那个鬼砦,何人有方法?!”

  “不知主子要多久回去?”

  “马上!”

  一众鬼差沉默,马上?

  即便这是阴路,从那个鬼砦赶到泅魂砦,都要二三个小时,现在他们在海墓砦,要回去,走直线也得四个小时左右啊。

  鬼差沉默不语,忽然,一个生涩的口音开口:“主人……我……可能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