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千七百一十一章 恐惧主道

作品:无上神王|作者:草根|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5-21 02:03:12|下载:无上神王TXT下载
  使徒在主道之中,级别仅次于五大护法,使徒将以孟凡代言人的身份出现在世界各个角落,传扬教义,招揽信徒,在主道圣地以外,没有护法的情况下,使徒所说的话,就是至高的真理,不容辩驳。

  使徒除了仅次于护法的地位,还有很高的荣耀,因为护法始终只居住在主道圣地之后,只有极少数情况下,护法才会走出主道圣地,而使徒却一直行走天下,所以他们都会携带主道圣地炼制的各种上等法器,也有资格阅读主道圣地由孟凡和众多教徒编纂的各种书籍,而且行走天下,最容易立下功勋,最容易获得声望。

  后来,孟凡还炼制了大量的符篆、铠甲,赐给使徒,为了让他们行走天下的时候更加安全。

  所以经过血炼祭祀之后,幸存下来的人,虽然都是精英,都是强者,而且有着坚定的信仰,但要是想活下去,又不想做牛做马五十年,能选择的第二条路,就是挑战使徒,幸存者可以点名任何一个使徒,被点名的使徒就会被召集,回到主道圣地,接受赤身裸体,一对一的挑战,至死方休,活下来的人,就成为新的使徒。

  不过,成功者,很少。

  因为越早成为使徒,就能越早接触到主道圣地的各种核心教义,各种功法、秘术,而且行走天下之后,实力都会得到巨大的提升,那些新晋的,经过血炼祭祀活下来的幸存者,很难具备挑战使徒的实力。

  那么,就剩下第三条路。

  接受一个任务。

  任务将由五大护法一同拟定,任务的内容往往非常困难,这种任务,被视作“殉教”,按照孟凡的要求,任务的艰难程度,必须要达到“九死一生”。

  接受任务的教徒,将会被孟凡打上一个烙印,这个烙印会一直追随这名教徒,直到这名教徒完成任务,回到主道圣地,再有孟凡解除烙印,否则的话,教徒如果逃走了,或者没有完成任务,孟凡将会以神魂沟通烙印,引起元气爆炸,被打伤烙印的教徒,几乎是必死无疑。

  所以每次经过血炼祭祀,幸存下来的人,如果不想挑战使徒,也不想接受那个几乎必死的任务的话,都会选择为主道圣地作最低贱的奴仆五十年,所以每次祭祀之后幸存的十二人,往往只有一两个挑战使徒或者接受任务,大多数的人,都选择变成奴仆。

  这五十年的奴役,是绝对的苦行,用主道的教义来说,就是五十载众生牛马,八百年诸神龙象,是通过苦行的方式,认知这个世界,激发自己的潜能。

  而所有苦行的人,也会被孟凡打上烙印,有任何不满,都会直接击杀。

  完成五十年苦行的,或者那屈指可数的,完成任务活下来的人,都会获得一个身份,虔信者。

  按照孟凡的划分,主道圣教的等级,第一是永恒的孟凡,第二是护法,第三是使徒,第四,就是虔信者。

  虔信者可以在主道圣地拥有自己的领地,书房,还有可能分配到奴隶,拥有解读教义的资格,也拥有阅读许多书籍的权力,在主道圣地,虔信者属于骨干成员,中流砥柱,他们经营着主道圣地的各处资产,也拥有大量的空闲时间,可以潜心钻研学问、武道,或者编撰书籍。

  另外,虔信者往往还能得到在外界建立“圣堂”的权力。

  主道的教义规定,主道圣地,是永恒的圣地,是主道信仰的中心,但是主道的信仰需要传播,需要更多的人理解万物法则的运转方式,就需要在外面建立新的圣地,但是新的圣地,只能称作圣堂,永远不能和主道圣地相提并论。

  使徒没有建立圣堂的权力,他们只有传教、完成主道圣地任务的权力,而护法永远要居住在主道圣地,所以虔信者,就拥有了这个权力。

  经过层层磨难,逃过死亡,绝对忠诚坚定的虔信者,无疑将成为主道圣地的核心力量。

  这个时期,主道教义当中,出现了大量新的教义,其内容,大多是“奉献”,“牺牲”,“死亡”。

  因为不论是血炼祭祀也好,做五十年牛马也好,还是去完成任务,都意味着,想要成为虔信者的教徒,要随时面临死亡。

  所以主道的教义中,对死亡进行了相当复杂的阐述。

  告诉所有教徒,死亡,并不是真的消失了,而是另一条道路的起点,虔信的教徒,死亡之后,灵魂、元气、一切力量,都将投入到至高神的怀抱,成为万事万物的一部分,融入到法则当中,只有叛教者,不虔信的教徒,或者违反孟凡命令的教徒,死亡之后,才是真正的死亡,永恒的消失。

  除此之外,孟凡还将血炼祭祀,抬高到了至高光荣、神圣的境界,所有参与血炼祭祀的教徒,如果死了,就是将自己献祭给了至高神,会在至高神的虚无世界得到永恒的安宁与祥和,除此之外,所有教徒,在为了主道信仰而奋斗的过程中,不论是战死,还是为了任务而死,亦或者是挑战使徒而死,都是将自己献祭给了至高神。

  孟凡将这一部分的教义,不断丰富,书写了几万字的内容,增加了繁复的仪式。

  孟凡所设计的这一切,造成了两个结果。

  第一,主道发展的速度非常慢。

  因为主道太过残酷,太过神秘,也太过让人恐惧,所以招揽教徒的速度很慢,加上每当在主道圣地聚敛到了一定数量的教徒,就会进行残酷的血炼祭祀,而哪怕成为使徒,也要随时面临血炼祭祀幸存者的挑战,加上各种复杂的教义、深奥的哲理,都使得主道信仰传播的速度很慢。

  但也造成了第二个结果。

  就是主道信仰的教徒,都极为忠诚、坚定,甚至视死如归,以死亡为荣。

  而且经过层层淘汰,各种残酷的仪式,能活下来的虔信者,都很强大,都是精英。

  所以,就造成了一个结果。

  整整九十年之后,主道圣地已经进行了上百次的血炼祭祀,而主道信仰的教徒数量,才刚刚发展到万人而已,也就是主道圣地的教徒加上各处皈依的教徒数量,加起来才过万,规模很小,小到不能再小。

  但主道信仰,已经被许多人所知。

  而且主道信仰,宁缺毋滥,培养出了数百名强大坚定的虔信者,主道教徒的绝对忠诚,和对死亡的轻视,以及那种祈求光荣死亡的信念,都让许多人畏惧。

  更可怕的,则是经历过无数次挑战的十二使徒。

  在主道圣地建立九十年之后,主道十二使徒当中,资历最浅的一个,也已经经历了三十五次挑战,杀死了三十五个挑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