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91章 观复(2)就算已经成为前任也不希望看见前任的现任秀恩爱

作品:尚不知他名姓|作者:吃碗大锅粥|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19-05-19 13:24:37|下载:尚不知他名姓TXT下载
  江月心向旁边两人扫了一眼,道:“那鬼东西的种子,与其说它变化成青莲先生的样子,倒不如说它只是挂了青莲先生的影子做它逃生用的幌子。”

  “怎么说”周游忙问道。

  “想来那鬼东西用了青莲先生的样子,一半是出于血脉相连的惯性,另一半则是它有意识的用来当迷魂阵的。”江月心道,“鬼东西一定是觉得我施术之后定然会离开,水面无人,他用青莲先生的模样神不知鬼不觉地逃走,说不定能飘到岸边,碰上一个把它当成溺水者救了的人,它就能顺手占了人家的身体,给它找个新的寄生身体不过出乎它意料的是,我施术之后没有立刻走掉,所以正巧撞见了它在捣鬼。”

  江月心深吸口气,道:“它一见我,立时愣了片刻,随即就反应了过来,就在我眼前,撤去了伪装我眼见着青莲先生的身体变的越来越透明,直到最后完全与水融在了一起。说实话,那鬼东西反应比我快。直到青莲先生的身影消失,我才反应过来,急忙跳进河里去寻觅”

  那种子撤去了青莲先生的身影伪装,一定是用了它的种子真身遁入河底。江月心本形为水,又算是那大定河源头长河之主,因此,虽然晚了一步,但江月心在跃入水中的那一刻,仍是满怀着信心的。他认为就算那种子没有被太白飞金之术给粉碎掉,自己也仍然是有机会把那鬼东西重新从水底揪出来的

  “但是,我找遍了大定河,竟然丝毫没有发现那鬼东西的任何的蛛丝马迹。”尽管时隔多年,江月心提起此事,仍是心情沉重。他怎么也想不通,就在自己的地盘上,自己竟会失手

  “为什么会一点踪迹看不到呢”周游和张小普也是无法理解。

  江月心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唯一的解释,可能就是这鬼物的确是有些莫测的本事,我不该小觑了它。唉,他说的没错,我就不该不听他的”

  周游知道江月心所说的“他”是谁。那尚不知名姓的少年早在行动之前,就警告过江月心,一定要在青莲先生活着的时候用术,看来,江月心对于没能听他的话,至今追悔莫及。

  “对了,你说你还推理出了更多的一点”江月心忽然向周游问道,“你还知道了什么”

  “哦,这个啊,”周游略笑了笑,道:“我还知道,那种子逃脱的事情,他就是那位我们均不知他名姓的少年,他至今未知。你在那日,以及之后你们在一起的日子里,从未向他提起过这件事,对不对”

  江月心脊背挺直了,看向周游的目光愈发的像是利剑。

  这明显是心虚啊。

  所以周游一点都不怕水人的威胁,只用眼睛含了笑看了回去。

  果然,水人眼神随即一软,粗犷的声线也刻意柔和了下去,道:“你你猜到了就猜到了,别跟他说”

  虽然江月心打一开始就以美艳的柔弱女子形象示人,但结合此水人的声线,以及彪悍凌厉的行事方式,周游和张小普都没把此人当做是弱女子。因此,听见江月心和声细语的求人保密,竟有些很不适应。

  周游张大了嘴巴,惊讶道:“他知道就算知道了,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又能怎样再说了,如果按咱们猜测的,若那鬼祟草木就是如今我们要面对的钟阿樱,那么几次三番的交手下来,你所忌惮的那一位,恐怕早已经猜到了什么吧”

  周游去过风雨桥,他知道在过往的漫长岁月里,那尚不知名姓的少年与钟阿樱的交手已不是一次两次,而且,根据卷宗和风雨桥内囚徒的讲述,那少年很明显的是在有意识地追踪着这个钟阿樱的行踪。

  也许他的确还不是很明确地知晓内情,但他一定是早有了些猜测的。

  江月心张了张嘴,把一个“啊”吞了下去。

  张小普听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地插话道:“我听你刚才说的这些,得到一个感觉,那就是恩人其实,其实还是很喜欢你的想来他一定会理解你这样做的理由,不会怪你的”

  江月心却仿佛并不领情,只斜了张小普一眼,冷冷道:“你知道什么你又没跟他一起呆过,你怎么会知道他怎么想哼”

  周游有些看不下去:“人家小普在替你说话呢”

  江月心却大摇其头:“我不想辜负他的信任。他把那么重要的事情托付给我,我却唉,而且,而且他又不肯原谅我”

  听江月心说到这里,周游才猛然想起来,水人被关在地下千年,就是拜那少年所赐,虽然听说水人是为了保护那少年、为那少年着想才做了些什么出格的事儿,但那事儿肯定是太过离经叛道有违伦常,以至于少年无视江月心做这事儿的出发点,狠心把水人封到了地底这是有永生永世不复相见的架势啊

  如此看来,江月心的担心的确是不无道理。之前的好心人家不领,再加上现在又抖落出不按吩咐办事儿的小辫子,恐怕水人渴望的重逢以及被原谅,会变得越来越遥远,越来越漫长了。

  不过,眼下周游和张小普却无法设身处地替水人的内心矛盾做出什么有效建议。两个人交换一个眼神,内心熊熊燃烧着的八卦之火越发旺盛。周游盯着江月心问道:“到底是什么事儿,让他不肯原谅你,还把你关到了地底下呢”

  江月心微微愣了愣神,随即脸一沉,语气明显变得不善,道:“关你们屁事”

  周游眨眨眼,道:“说起来,你已经是一千年没见过他了,你怎么知道他在这千年中间没有任何的变化呢我虽然认识他的时间不如你长,也不能像你那样常常陪伴他左右,但是说实话的,最近一段时间,我和他交流很是不少,而且还是深度交流”

  “你到底想说什么”江月心不客气地打断了他,道,“有什么话别绕圈子”

  “我只是想说,”周游笑道,“如果你告诉我们当初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我就可以帮你在他面前说说好话,不叫他怪你呃”

  周游话没说完,却僵在了当地,后面的话生生噎在了嗓子里。

  只见,江月心像是鬼魂一般,无声而迅疾地滑到了周游面前,一把薅住了他脖领子。一下子,别说说话,周游只觉得喘气都有些困难。

  江月心盯着周游的眼睛,冷笑道:“你替我说话在他面前你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