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89章 独酌(166)月亮是属于青莲先生的星星是属于妞妞的

作品:尚不知他名姓|作者:吃碗大锅粥|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19-05-17 12:18:02|下载:尚不知他名姓TXT下载
  江月心一身月白色的衫裙,长袖宽广,一抬臂,立时就被若有若无的淡淡夜风鼓胀了起来,像是高空的云流溢水面。

  青莲先生眯了眯眼,还是将注意力都放在了水面之上。

  大定河水流平缓,水面平静无波,使得圆月在其上的倒影清晰无比,简直就像是在水下还藏着一个一模一样的圆月。

  也不知道那江月心用了何等的神通,青莲先生只看见,那只“藏在水下的月亮”,似乎不再满足于只将自己的影子投射在水面,它缓缓移动着,像一只巨大的气泡,努力地往上升起,升起,努力地要冲破水面粘滞的薄膜,直到“嘭”的一下,出水芙蓉般从水下冒了出来

  水中的月影,抑或就是水下的月,终于从水中升了起来。它拱出了水面,仍旧不停地向上漂游,直到距离水面有了一臂的距离,这个水中月方才停了下来,静静孤悬水面之上。由于这水中月就靠近在小舟旁边,于是青莲先生刻意清楚地看见,微微泛黄的月白色的光滑表面之上,兀自滑滴着透明的水滴,仿佛一颗破水而出的美玉。

  水中月就这样静静悬浮着,与夜空中的月遥相呼应,互相交叠着清辉,清冷如斯,温柔如斯。

  “这是”青莲先生看的目瞪口呆,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江月心对青莲先生微微笑道:“这是送给你的月啊,先生。也许和天上的月宫不太一样,不过,聊胜于无”

  “不,这比天上的月宫还要美。”青莲先生像是终于回过了神,打从心底里冒出的笑意迅速扩张在了他的脸上,“真的是太美了,谢谢你。”

  江月心却摇摇头,道:“我只想让你走的时候,尽量好受一些。”

  青莲先生抱拳道:“谢谢。”

  江月心苦笑道:“我还从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人,竟会对着即将要杀死自己的人说谢谢”

  “虽然说有生便有死,但这世上有多少人能像我这般能照着自己的意愿安排了往生之路,而且还能死得其所”青莲先生一直微笑着,“我已经很知足了。所以,向替我圆梦的人说声谢谢,并不为过吧”

  青莲的笑太深,似乎将大定河上下全都染上了一层温和的暖意。江月心不禁也跟着微笑了起来。但水人却没有更多的言语,时候到了。

  江月心起身一挥衫袖,对青莲先生道:“请。”

  青莲先生再次对江月心抱了抱拳,也不多言,只从小小渔舟上站起身来,抬脚就往那静静等待多时的水中月迈进。

  在月宫中离去,魂魄就算最终给吹散,也会永远萦绕在月的左右吧青莲先生想着,眼前已经被月的淡淡黄白的光晕染,周身清凉。

  江月心双手垂在身体两侧,宽广的衫袖扑簌簌抖动着,仿佛被夜色虚掩的流云。这个时候,应该用出太白飞金之术了。

  可是,江月心却不想这么做。

  看见青莲先生的身影即将完全没在水中月里的时候,水人方抬起右手,手心张开,一道透明的冰剑无声飞出,直指青莲先生的背心。

  深深刺入。

  青莲先生的背影一晃,随即软软的向一旁歪去。

  无风,无浪,大定河上安静的很,简直像是没有任何的活物在这条河上下。

  一剑穿心的痛苦,足以令一个人惊叫出声了。可是青莲先生却只是那样软软倒下,无声无息。

  他像是一直在等待这一刻。

  他仿佛知道这冰冷的一剑是种仁慈。

  江月心胸脯微微起伏着,左手也举了起来,双手结印,按照少年教给他的咒言,速速念过一遍,方对着青莲先生的方向虚拍过去

  太白飞金之术的破空之声打破了水面上的死寂,霍然钻进水中月的笼罩,流转着术法的真气刺探进入青莲先生尚未完全倒地的身子,让诗人已经没有了知觉和意识的身体就此保持着一个歪倒的姿势,从外面看起来,像是他刚刚饮罢一坛美酒,就着一个隐形的酒坛就此睡去的剪影。

  不过,只是一个瞬间。

  轰的一声闷响,剪影,月影,寂静,全都粉碎消失了,好像水中月从最内核的一点引发了无可挽回的爆炸,有好像是无形的大手狠命地攥住了水中月,将这个巨大而空虚的水泡捏个稀碎。

  天上的圆月仍旧静静照耀,而在这轮巨大的圆月之下,在震荡嘶吼不已的大定河水面之上,有细柔的水雾雨丝,纷纷扬扬的飘洒了下来。就着清冷的月光,可以看见,这片水域上突然飘起的急雨,竟像是染着一层淡淡的粉色,像是无数细小的花瓣碎屑飘下,有种妖异的美。

  江月心独自一个站在飘摇不定的小舟中间,被淋湿了一身。他本可以让自己所喜欢的月白衫裙保持干燥不被染色的,但是此刻,他不想。很快,他的月白衣便换成了件更柔美的粉色裙衫。

  水雾般的急雨来的突然,去的也快。大约只是一盏茶的功夫,这诡异的雨便歇了,大定河面也渐渐恢复了如常的平静,甚至,慢慢静止下来的水面上,又渐渐四合起了一个新的月影。

  可夜空中的月,却仍是那一个,那一轮穿越了古今照耀往昔与今人的月,那一轮伴着青莲先生和他的孤影小酌、狂舞、清唱的月,那一轮让少年不可及亦不可望的月。

  只有这一轮月。

  江月心胸脯起伏不定,他深深吸口气,才让自己的心和大定河一般平静了些许,可是也随之吸入了一大口略带着腥气的空气,这又让水人胸口一滞。

  江月心摇摇头,重新坐下,催动小舟。也许离开这里,自己才能摆脱这种无用的伤感吧。

  小舟荡起,还未行起,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水波拱到,舟身随即轻轻一晃。江月心略微挑了挑眉,往水波的来处看去。

  受太白飞金之术的影响,大定河水激荡不已,虽然已经在慢慢的重新稳定下来,但细小的水波并未完全消失。因此水人原本只是随意一瞥,催动小舟离开的动作仍未停止。

  然而,就是这随意的一瞥,却让江月心登时全身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