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87章 独酌(164)眼睫毛太短了总是迷眼

作品:尚不知他名姓|作者:吃碗大锅粥|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19-05-15 13:26:59|下载:尚不知他名姓TXT下载
  江月心和青莲先生走的这条河名为大定河,其实也是长河的支流,只不过在丹阳境内才取了这个“大定”的名字。

  既然是长河的支流,说起来也算是江月心的地盘。因此江月心早就遣走了船夫,也没带船桨,这说声“走”,便在青莲先生的目瞪口呆中,将这小渔船变成了能接受语音的人工智能船。

  小船在平静的水面上平静地漂游着,稳稳当当,连晃都不晃一下。船上两人说说笑笑,谈天说地,甚至江月心把自己的真身都告诉了青莲先生,携的那坛酒,也被青莲先生一人吃掉了大半。

  只是,二人谁都不提即将到来的告别。

  小船漂到来大定河的河心位置时,停了下来。这是青莲先生的意思。他仰躺在船内,注视着几乎就在小船正上方的圆月。月光的清辉洒了他一身,洒了满船,满河。

  这晚的月亮似乎格外的大,格外的亮,以至于青莲先生感觉自己似乎伸手就能触到月亮温暖的轮廓。

  “好美”青莲先生喃喃道,“只可惜他无法欣赏这样的月。”

  江月心明白他说的是谁,也深有感触道:“是啊,说起来,他还从来没有好好看过这样周正的圆月呢。”

  青莲先生默了片刻,问道:“为什么他有痼疾”

  “说是痼疾,倒不如说是诅咒。”江月心略带了叹息,道,“他一生都无法摆脱的诅咒。但是,这诅咒却又是他得以拥有一生的根本这令他几乎发疯”

  “诅咒当然会令人发疯。”青莲先生也不深究,只淡淡道,“可他竟还能保持清醒至今,也算是不容易了我想,他一定是心底还有个念想,能支撑着他到如今,否则的话,他没必要这样死撑着吧。”

  “念想”江月心心中一动,问道:“先生觉得是什么呢”

  青莲先生笑笑道:“你们两个在一起的时间长,还是他跟我在一起的时间长你都不知道,我又从何知晓呢”

  江月心叹口气,道:“你不知道,他这个人唉,算了,不说了。”那个人很好,对自己也很好,可就是,就是总觉得他心底最深处的隐秘太过黑暗。无论是谁,都可能会有自己内心深处的角落,不愿意示人的私密角落,对此江月心表示理解,但是那少年心底的角落,却已经不能算是角落了。那里,像是一个深渊,通往无尽黑暗的深渊。

  那个地方,他不会允许任何人触碰。可是他自己却始终被那深渊撕扯着,无法走出来,也不愿彻底逃开。

  在这个深渊面前,江月心只能是个旁观者。

  水人重重叹息一声。

  青莲先生看了他一眼,仍旧将目光放在了硕大无比的圆月上,轻轻道:“我劝你不要深究。就这样便很好,不要想试图把一个人剥的太透彻、太干净。”

  “你说什么”江月心呆呆看着青莲先生。

  “没什么,闲谈而已。”青莲先生一笑而过,对江月心道,“不知道你们商量好没有,对我,或者说对那妖物的种芽,要用何种术法来结果我们还是上次用的那什么刃呀刀的”

  “这与上次是不同的”江月心听见青莲先生问到这个,反倒有些迟疑了。

  以眼前情形来看,那妖物留下的种子在青莲先生身体里生根发芽,二者可以说是已经融合成为了一体,所以他们想要彻底结果那妖物靠种子的生命延续,就不能按照普通的方法结束青莲先生的性命。

  必须要用到特殊的术法,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是,至于该用何种方法,昨晚在青莲先生歇息后,少年和江月心二人有过讨论,并且也出现了分歧。

  江月心认为,仍按照上次对付那鬼祟草木的法子,用了千仞之术,先把那种子的根从青莲先生血脉里剥离出来,再用太白飞金之术彻底粉碎。这样一来,青莲先生可能会受些苦,但说不定还能保存下性命来,倒是也值得一试。

  但那少年却说,千仞之术并不能用在此时的青莲先生身上。因为这一次的情形与一年前已是大不相同了。一年前,那草木根脉附身之后虽然也侵入了青莲先生血脉,但那属于仓促而为,尽管侵袭的血脉较广,但是相对来说所扎根基不牢,驱赶起来也是较为容易的。更重要的是,那时候鬼祟草木太过匆忙,对心脉侵袭较轻。但此番青莲先生是被有意识地种下了种子,且一下子就种在了最重要的心脉之上,这根本就是无从剥离的,硬要剥离,青莲先生会立时死于血脉崩解。

  “所以说,千仞之术不能用,那就是直接用太白飞金之术了”江月心当时问道。看见少年点头,这水人很是意外:“你确定对一个活人用太白飞金之术”江月心亲眼见证过太白飞金之术的厉害,自然知道这术法用来对付那种芽是没问题的。但是,一年前,他们是先将那鬼祟草木驱出了太白先生的身体才用的此术,而眼下呢,照那少年所说,种芽无从提前剔除,这要用太白飞金之术的话,就只能是在青莲先生的肉身之上施加此术了

  这只是想想就太残忍了吧江月心看着那少年,再次不敢相信地问他一遍:“你确定要这样做”

  少年再次点头,轻声道:“不仅要对青莲先生的身体用太白飞金之术,而且还要在活着的青莲先生身上用”

  “你说什么”江月心当时本是和少年对坐着的,听见少年清晰无比的说出此话,登时从地上站了起来,瞪着那少年,难以置信道:“我以为我以为你是把他当成知己的”

  “我是当他知己的。”少年目光直视着江月心,毫不避讳。

  “那你还要你忍心”江月心问道。

  “横竖都是一死,不过是死法不同罢了。”这话很是冷血,但不知怎的,从那少年嘴里说出来,却并不显得冷酷无情,反倒有一丝莫名的悲悯。

  可是,那是太白飞金之术啊。那种能把人或物完全碾成碎末不留痕迹的术法,要用到活人身上,这怎么想也是残忍啊

  江月心正要再说什么,却听那少年又淡淡道:“再说了,明天我又去不了,到时候施术的人是你,不是我呀。”

  江月心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