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84章 独酌(161)总是在要出门时变天到底要不要骑车子呢

作品:尚不知他名姓|作者:吃碗大锅粥|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19-05-14 15:00:04|下载:尚不知他名姓TXT下载
  “当然,”只听那少年笑道:“这事儿本来就是关系到先生的生死之事,怎么可能撇过先生我们自己密谋呢”

  青莲先生皱眉道:“可是,到目前为止,你们的话,我却是连一句话也听不太懂的呀。”

  “先生只需知道,当日那鬼祟之物是在先生身体里留了后手的,但所幸那物实力尚不至巅峰,因此只留得一颗种子”

  少年话未说完,青莲先生身子略前倾了,打断了他的话,苦笑道:“一颗种子足以要了青莲的小命,哪里还管它全盛不全盛呢”

  “一颗种子,的确致命。”少年脸上带了些歉意,就好像这事儿全怪他一样,“虽然那鬼祟草木的确是在附身先生身体之时便起念留下种子的,但是,当时它此举多是顺手而为的,不过是为了给自己留条可能的退路罢了,并没有想立即就启动种子的生命可是后来的事情发展不受控制,完全出乎它的预料,所以”

  “所以那妖物当日便在垂死之际启动了这颗种子,令它在我身体里发芽生根到处蹿蔓子”青莲先生看见少年默然点了点头,遂长叹一声,道:“这真是命啊罢了罢了,我只是不明白是何时”

  “何时启动了种子的生长吗”少年答道:“就在先生手指被那妖物的根脉刺破手指的时候那鬼祟草木那时虽然已经被粉身碎骨,但是在被火烧冰冻之前,它还是有一息真气尚存,就借着刺破你手指的时机,潜入先生的血脉,催动了种子发芽生根,在先生的身体里”

  少年略停了停,又道:“就像它之前在先生身体里留下种子一样,它用最后的真气催熟种子生芽也是极其隐蔽的,所以先生始终没有发觉。而在其后,种子幼芽想要在先生的身体里安全地生长下去、借助先生身体给它提供营养,就更是要做到悄然无声并且无痕了所以直到现在直到那妖物已经真正成了气候,先生才会有感觉”

  “有感觉的时候,就已经没救了吧”出奇的,青莲先生的语气竟没有太大的波澜,就好像他和少年正在谈论着街谈巷议的不知道哪个倒霉蛋的八卦。

  “嗯。”少年轻轻应了一声,又低了低头,让长发把他的眼睛遮了起来。掩住了表情,就只听见他的声音轻轻淡淡地从长发后飘出来:“它很会选地方,种子种在了心脉之上,只要一发芽,就是与心脉完全纠缠融合在了一起,不可能再剥开。”

  断了种子的根,也便是断了青莲先生的心脉。而对于普通人来说,心脉一断,血脉皆断,生机顿废。也就是说,其实种子从发芽的那一瞬,青莲先生就已经没救了。

  “原来是这样”青莲先生重新坐回酒坛边,似有些无力地斜靠在了坛子上,眼睛抬起望向夜空中孤独的将圆之月。

  这时,良久无言的江月心忽然对那少年道:“这些,你早就都知道了还是在事后推演出来的”

  少年的双眸仿佛无光暗夜中的两颗星,闪着执拗的光,对上江月心的眼睛:“那时,便已经全都知道了。”

  江月心凝视着那少年,似乎想要看进少年的心底深处,想要知道他的心底之处到底是深渊般黑暗,还是说,仍像他的眸子般残留着些许希望的微光

  “既然已经知道了,为何当时不说”水人问道。

  少年的目光笔直而坦荡地迎上去:“当我知道种子留在青莲先生身体里的时候,我以为只是留在那里的一颗种子而已,等事情结束后,我可以帮先生取出来但是,没想到的是,那鬼祟之物竟然在我们把它削成碎片后还留了一丝真气,并且催动种子发芽生根我承认,我犯了错误我本该在发现种子的时候,就把它从青莲先生身体里清出去的我错过了时机”

  “你为什么不说呢”听那少年解释完这一套,江月心仍是直愣愣地抛出这一句话。

  少年目光清冷:“已经是无可更改的事实了,说了也于事无补,反而会平添先生的忧思,倒不如不说的好。”

  “你不是他,如何知道他明白自己的处境后会整日忧思呢”江月心穷追不舍。

  少年略一滞,但还是应道:“也许先生不会忧思,但也许会忧思无论如何,我都不愿滋生不必要的枝节。”

  青莲先生听着两人言谈间的气氛有异,不由从月亮上收回了目光,半是玩笑半是真心话的调和道:“这小哥说的不错,我若是知道自己只有一年好活了,那肯定得垂头丧气,说不得还得寻了短见。哈哈,那样的话,这般大好山川可就无幸见我喽”

  少年却认真看着青莲,道:“我知先生,先生断不会轻生。就算提前知晓,也只会是多醉几回罢了,说不定还会多走几个地方,多留下几首诗呢。可是,就算我明白先生,却也不愿提前告知先生。”少年似乎在对青莲先生解释,眼睛却看向了江月心:

  “最后的时光,最好是平静而没有波澜的。不管是汹涌的滔天巨浪,还是浅吟低唱的轻盈水波,都不要。”

  江月心看着那少年:“这就是你的选择”

  青莲先生捏起酒坛中的麦秆,咕噜咕噜喝起了酒。事不关己,不如自去酩酊。

  少年看了江月心一眼,却忽然咧开嘴嘻嘻笑了笑,道:“干嘛搞这么严肃啊喝酒喝酒”说着,他将手中一直把玩着的麦秆投进酒坛里,凑了过来,与青莲先生几乎头碰头的畅饮了起来。

  江月心走了几步,站到那少年身侧,一脸的不依不饶,道:“你其实其实根本就做不到如果你能像你说的那样,不要有任何的波澜的活着,就不会追问那草木的来路,就不会一直明里暗里地查它的蛛丝马迹你放不下。你为什么放不下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为什么不能和我说”

  少年叹口气,略有些不舍地放下手中麦秆,道:“月心,我说那是最后的时光宁愿平静一些虽然这话说起来有些残酷,但事实就是,我自己呢,与最后的时光还远的很,但青莲先生就不一样了,他可真是”少年终究没说下去。

  青莲先生反倒哈哈大笑,接了下茬:“这有什么不就是死期将至吗我都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