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81章 独酌(158)情人眼里出珍珠

作品:尚不知他名姓|作者:吃碗大锅粥|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19-05-14 15:00:04|下载:尚不知他名姓TXT下载
  “我们非要去丹阳吗”江月心对于仅限于二人世界的快活旅途被打断一事很有意见。

  “当然,君子重然诺,”少年道:“既然我们与青莲先生有约在先,那就必须要践约。”

  “和他有约的的是你,又不是我。”江月心翻个白眼,道:“真不知道,那个老头子有什么魅力,偏要你上赶着跟人家约会”当时约不成,竟然过一年还要继续约,这是有多执着啊。

  少年斜眼看着江月心,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也是个老头子哦我又有什么魅力了,偏生你非要”

  少年话没说完,却被江月心抬手捂住了嘴巴。水人凑在少年鬓边,悄声笑道:“你是不同的就算你变得比现在还要老,老成一颗老核桃,在我眼里你还是一颗珍珠”

  江月心柔软的长发轻轻扫在少年脸颊上,微痒,温柔。少年不觉也含了笑,将自己的手覆在江月心手上,轻轻捉住了,从自己嘴唇上拿开,道:“劳您看得起如今珍珠想要去寻另一颗珍珠,不知您这高贵的鉴宝人愿不愿意同往”

  江月心噗嗤笑了一声,道:“青莲在我眼里,不过是颗发黄的鱼目,算什么珍珠哼哼,不过,既然是你喜欢的,别说是鱼目,哪怕只是颗沙子,我也陪你去寻了。”

  两人说笑了一起子,水人顿了顿,敛了笑,又道:“说正经的,丹阳这么大,我们要去哪儿找青莲先生呢”

  “丹阳虽大,青莲先生能去的地方却只有那么几个。”少年笑道:“我们只管往深山和险泽等人迹罕至却又风景奇绝之处寻去,管保寻的到。”

  果然,不出那少年所料,两人就在丹阳境内的宣城山下遇到了青莲先生。更不出所料的,这位青莲先生正半仰在山脚处的一棵老松树下,搂着个酒坛子,拿着一只粗瓷碗,一碗一碗复一碗的狂饮着。

  “青莲”江月心上前一拍青莲的肩膀,很是兴奋。虽然水人自认与这诗人没什么交情,但是一同经历过生死争斗的过往,却还是令他们在潜意识里生出了几许亲近。

  青莲先生抬起朦胧的醉眼,看向微笑着坐在他对面的少年。

  那是一个月儿将圆的清秋夜晚,月光的清辉泼洒在地上,让已经有些凉意的空气里,更多了几分萧索肃然。

  未圆之月的光辉仍旧有照亮一切阴影的潜质,而且在穿透般的光亮之外,更添了几分日光不曾有的温柔。青莲先生看着眼前的少年,只见他像清秋一样萧瑟的身形之外,被月光凭空柔和了轮廓,为他骨子里的犀利敛去了锋芒。

  “你这样,很好,很好”青莲先生撂下粗瓷碗,让碗中喝了一半的酒水洒了一地。可他也不管,只伸出手去,紧紧握住了那少年的手,道:“不要那样锋芒毕露,会伤人,也会伤了自己”

  江月心皱了皱眉:“青莲,你又喝多了”也就是一个喝醉的人,才会这样语无伦次,却也才会在糊涂与不自知间,瞧出点破人或事的一点本真。

  少年眼睛睁了一下,又重新弯起,温柔笑了,道:“这样是很好只不过,这是借了月亮的光才会如此。既然是借的,就总还是要还回去的。”

  “诶,清风明月不需一钱买,最是慷慨的,哪里要你还了”青莲先生哈哈笑道:“只管拿去”

  少年抬眼看看被老松枝叶划分成无数细格的未圆明月,浅笑道:“好吧,今日的月便拿去了,明日的月,在下可就无福消受了”

  “月最解我心,管它是今日或明日的。”青莲先生笑着拍拍身侧的酒坛,道:“酒友或来或去,但只有一个月亮,从来不会弃我于不顾。”他遥指未圆之月,半笑半叹,道:“不论似这般将圆未圆之月,或是一弯斜月如钩,或是明日之团团之月,它们都不曾弃我”

  少年轻叹一声,道:“月不曾弃你,可明日之月却怕是厌弃于我的啊”

  明日当是望日。江月心深深看了那少年一眼。

  随那少年行走一年,除了一起打怪游玩之外,江月心和那少年两人却也变得越来越亲昵起来。亲昵的标志,就是那少年对江月心吐露了他自己关于月圆之夜的秘密。

  月圆之夜于他,是死亡,也是重生;是失去,也是获得;是失控,却也是自我囚禁。

  但无论是什么,于那少年,都是无法承受的折磨。

  一次又一次,无法承受,却只能受着。这样的少年,对圆月的感情,可以说是极其与众不同的,这种感受,无论是普通人,还是青莲这样的诗人,都是无法理解的。

  每每念及于此,江月心不由都是一阵心疼。因此水人不想他们再继续关于月的话题,遂笑着打趣道:“你们两个这许久未见,一见面竟像是从未分开似的,连个寒暄都不曾有。这般深情,竟是连我都有些妒忌了呢。”

  听见说话,青莲先生这才看见江月心站在一旁。这诗人似乎对于江月心的厉害印象深刻,听见水人这番话,竟对他拱了拱手,惶恐道:“冒昧了冒昧了,我本该想到姑娘也是在的”

  “什么叫也是在的莫非您老的意思,我不该在,是不是”江月心也坐到了少年身畔,只用手托着腮,在月光下对青莲先生眨眨眼。

  “不不我不是我”青莲先生一跟江月心说话就有些紧张,再加上喝多了的缘故,一时竟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

  少年在一旁微笑道:“先生别理他,月心跟您逗着玩呢。”

  江月心见少年笑的舒展,也略略放了些心,陪着一起笑起来。

  青莲先生这才嘿嘿笑了几声,却还是不知说什么的好,只将粗瓷碗从地上拿起来,就着坛口泼泼洒洒的倒出一碗酒来,递到少年跟前,道:“只有一只碗了,如蒙不弃”

  少年早接过了粗瓷碗,一口喝干了,重新递还给青莲先生,笑道:“一年未见,先生怎的多了些生分你我之间,用得着这样客套吗”

  江月心却有些不能理解了:“你俩之间算是深交吗我没记错的话,不就是一个晚上的一面之缘吗怎么就成了不用客套的至交了呢”

  青莲先生此时又自饮一碗,似乎放松了许多。他又从坛子里倒出酒来,笑道:“这位姑娘吃醋了”

  少年笑道:“相交不论时间,而应看是否可以知心。从这个角度上来看,我和青莲先生虽然相处时日不多,却已经是牢不可破的君子之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