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85章 独酌(162)羁绊成网绊住了一生我们都是网上的猎物

作品:尚不知他名姓|作者:吃碗大锅粥|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19-05-16 13:38:30|下载:尚不知他名姓TXT下载
  听见青莲先生如是说,江月心多少有些过意不去。这水人脸上很难得的带上了些许歉意,对青莲先生道:“先生,这个……我不是有意的……我主要是想套他的话……”

  少年在旁哭笑不得:“你倒是挺实在啊。”

  江月心横了他一眼,道:“你若是实在点儿,我哪里用得着如此费力气……还是白费力气。”

  青莲先生拈着麦秆,似笑非笑看着这二人,道:“一年前看你们擒那妖物,配合的那叫一个默契,而且相互间也关爱有加,我那时以为你们两个已经是定情交心的了……”

  “我们当然是!”江月心抢了答。不管他跟那少年怎样吵闹,这一点,定情交心这一点,绝不容有人质疑。

  青莲先生看着水人又是莞尔一笑,道:“可是,你们这又是过了一年了……而且还是两个相携着云游一年,按理说应该……应该了解更深才是,但听你们适才交谈,仿佛还是隔了层窗户纸?”

  江月心深以为然道:“先生果然是旁观者清!”

  青莲先生扭头对那少年道:“这我得说你了,跟人家相处,还是美女相处,总得要以诚相待是不是?”

  如果事事坦诚,恐怕事事也就不成了。那少年却未多言,只是不置可否的一笑,道:“我们今日相见,先生恐怕不只是来关心我们这一年的情感进展的吧?”

  江月心听见青莲先生替自己说话,登时感觉找到了同盟,遂对青莲道:“先生你看,他总是这样,总是在关键时刻转移话题!”

  “你们啊……”青莲先生笑道,“虽然如此,但我瞧着却也是谁也离不开谁的。反正你们的日子还长着呢,慢慢来吧,冰山不是一天融化的啊,月亮也总会有圆的那一天。”

  江月心一怔。

  青莲先生仍转了头,对那少年道:“你说的不错,我等你们来,的确是有事相求。”

  少年微微颔首:“先生请讲。”

  江月心见青莲先生郑重,当下也未多言,只在旁静静听着。

  青莲先生微笑着望着眼前二人,道:“我想请你们帮我……帮我结束这一世的磨砺。”

  “什么意思?”江月心虽然隐约明白了青莲先生想说的意思,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这刚发现的同盟……

  少年眉头渐渐蹙了起来:“先生如此……难得是因为那种子的缘故?”

  青莲笑道:“你刚才也说了,那种子是再无法取出的……自从那种子发芽,我的生命已经在倒数了,如今,倒数到零,与倒数到一,也没多大区别吧。”

  “话虽如此,可我……”少年眉头皱成了小小的山川,“可我仍不能相信,先生是轻言轻生之人,哪怕生命只剩下三两日乃至一日,先生都不会……你不是这样的……”

  “我当然不是。”青莲先生笑道,“活着,苟活着,那也是需要比死亡更大的勇气的。我扪心自问,虽一生一事无成,但这然是许的勇气还是有的。但是,人总是会累的……我今日求你们替我结束这一生,却也不全是为了自己……”

  江月心不解道:“那为了什么?”

  少年脱口而出:“种子?”

  “对,就是种子。”青莲先生道,“一年前的那日所经所历,早让让我明白那妖物的厉害,我知道这东西决不能有遗毒留在人间,不然又不知祸害多少人了。我看你们当日为了完全杀灭那妖物,费了不少的事儿,想来这东西难缠的紧。但是,如果还约束在我的身体里,它是不是就相对容易对付些?”

  江月心看向那少年:“是这样吗?”

  少年点头道:“它只要还在人的身体里,就一定会受人体的约束限制。而且,眼下那妖物还不算完全长成,还不能自行逃出先生的身体,所以……”

  “所以这就是最佳时机。”青莲先生替那少年总结了,道:“既然这样,那就宜早不宜迟了。你们该用的手段,尽管用出来便是。”

  “这……这怎么可以!”江月心并非人类,本来是最不在乎人类性命的一个,但是,也不知是否因了青莲先生给自己说话的缘故,这水人此时竟在意了起来。在水人眼中,青莲先生不再是像其他人一样的普通活物,而是一个人,一个熟识的友人,一个能够让自己在心间系上无形系带的友人。

  若动手斩断这条系带,自己的心也会痛。

  江月心相信,连自己都这样,更何况那少年了。他一直是引青莲先生为知己的。他更是不可能答应青莲先生这个“无理要求”的。

  然而,就在江月心转着心思的时候,就听那少年幽幽问道:“先生……想好了?”他的声音很低,低的甚至有些喑哑,但是在这个只有夜风呜咽的夜里,却清晰的仿佛每一个字都变成了抛进平湖的石头。

  江月心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瞪着那少年。

  青莲先生却依然平静微笑:“我想好了。你能成全我吗?”

  少年默了片刻,仍旧低低道:“好。”

  “你怎么能?”江月心难以置信地望着那少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憋了半天,水人才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他,他是你的朋友!”

  “正因为他拿我当朋友,才会给予我这样的仁慈。”青莲先生的笑无声亦无形,“亦是成全了我。”

  “你……你们……”江月心突然感觉,人这种生物,他是永远也无法理解的。

  少年抬起头来,看着青莲先生,道:“先生可还有什么愿望想要实现的?还来得及的。”他眼睛里的星星闪烁着,仿佛月光映在粼粼的湖面。

  “愿望的话……”青莲先生把自己的身子挂在酒坛之上,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他仰起头看着挂在老松枝上的将圆之月,道:“我想在月圆之夜了结这一切,可否?”

  少年脸色一变。

  江月心心中也是霍然一跳。他明白月圆之夜对那少年意味着什么。

  青莲先生毫不知情,他见二人一时无语,还以为少年和江月心怕耽搁了杀灭种子的最佳时机,遂笑道:“明日便是这月的十五月圆之夜,我想,只隔一日,不妨事的吧?我就这一个请求,别的绝无再多了。”

  一个为了杜绝妖物的赴死之士的唯一的要求,怎么看怎么想也得答应人家啊。可是若答应的话……

  江月心看着那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