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六章 作为一个父亲和丈夫

作品:大宋奸臣|作者:乃去|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6-12 19:58:05|下载:大宋奸臣TXT下载
  由于夏军兵败石门口,所以在宋人的看守之下,他们短时间内不敢再来到这个地方。章出动总数五万的厢兵、保甲以及民夫,开始抓紧建造好水河与石门口的城池。

  二十二天之后,赶在春节前夜,两座城池竣工。这两座城池被分别命名为平夏城与灵平寨,个中意义,昭然若显。

  章在两座城池之中举办了一场小型的宴会,来庆祝春节。将士们每人都分到了一些酒,虽然不多,但却让人欣喜。

  即便是在最紧张的边境地带,宋人对于春节依旧格外的重视,新建造的城池中,尚未建起民居。唯有一座兵营,与一座府衙立于城池之内。

  即便如此,城内的府衙与兵营都贴上了章亲手写的对联,也挂上了大红灯笼,使这座空荡荡的城池,看上去更有年味。

  唐宁感觉自己骨头好的差不多了,就离开了后方的大城,进入了平夏城之内。看章的意思,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这里就会作为他主要的办公场所。

  折可适已经被派到前线去了,负责监视夏军动向,以及承担部分斥候任务,算是戴罪立功的一种安排。

  如此一来,就算是唐宁想要找他报仇都找不到人。

  姚雄带着自己的兵回到了熙河路,其余来自其他路的援军也在石门口一战之后离开了泾原路。

  折可适的部下也离开了,他本人被留在这里,将功补过,这件事也是得到了种朴点头的。

  二十二天建造起来的城池在唐宁看来比豆腐渣工程还要豆腐渣工程,然而他没见到五万人忙的热火朝天的景象,如果看到,他就没有这种想法了。

  后来知道这件事情,唐宁就十分遗憾。五万人一齐干活,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到的。就算是耕地,放眼望去,目光极尽之处也看不到一万人一同干活的景象。

  几个月之前,唐宁收到了王诗的来信,她说全家已经抵达京城。官家特地派遣使者引路,将家里人都带到了相国寺左近的那间屋子里。

  同时王诗还很有深意的说唐宁居然在京城也有房子,真是万万没想到。

  除了这些,王诗还说周大哥很照顾他们,搬家过来,除了她自己,别人出门都不知往哪里走。还是大哥大嫂俩人帮着忙前忙后,才算是真正的安顿下来。

  还要唐宁打完仗回去,找时间请大哥大嫂吃顿饭。

  那时候唐宁忙着跟嵬名阿吴打仗,战事十分激烈,他一下子就忘了回信。今日王诗又写了一封信送来,上面就三句话

  为什么不回信?字体纤细却有力,这是王诗的笔迹。

  为什么不回信?字体娟秀而灵动,这是刘依儿的笔迹。

  为什么不回信?字体潦草,一看就是大夫开方子时候的字迹,这就是齐献瑜没跑了。

  三个老婆联名上书质问,唐宁不得不重视起来。提笔沉吟片刻,就开始唰唰的写字,一面解释,一面请求三位老婆的原谅。

  当信被驿站使者送到东京城的时候,赵煦已经接到了石门口大捷的战报有很多天了。

  但他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因为后院起火了。

  这一切的起因是什么,赵煦已经不想知道了。福庆公主,自己那个可爱的女儿生病了。几个月下来,有名的,没名的大夫找了无数个,却始终无果。

  赵煦每天处理过朝政之后,就把剩余的时间全部留给这个可爱又可怜的孩子身上。也许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但他正在努力做一个合格的父亲。

  今日赵煦依旧如往常一般,退朝之后,就带着自己要处理的公文,去到孟氏寝宫,陪伴自己的女儿。若是她睡着了,自己就抓紧时间将公文处理一下。

  若是她不睡,自己就等晚上离开的时候,回到御书房再处理。

  然而今日一进寝宫,赵煦就看到了脸色阴晴不定的孟氏。赵煦便走上去搂住她,柔声问道:“怎么了?”

  孟氏的脸上浮现出纠结之色,她看着赵煦,咬了咬嘴唇道:“官家,臣妾……臣妾有一件事,不知当不当与官家说……”

  赵煦瞅瞅在床榻间睡得正熟的女儿,便轻声笑道:“有什么事但说无妨,你是我的皇后,我们之间还用隐瞒什么吗?”

  说实话赵煦对这个女人的感觉并不好,第一个原因,她是由高太后安排的婚事。而第二个原因,则是孟氏的本性问题。

  高太后死前,这个女人十分跋扈。冲撞长公主座驾,害的自己郊祀之后还要去给长公主赔礼道歉。在后宫里面也总是盛气凌人的,无论是自己接见外臣与否,没吃过她脸色的人屈指可数。

  高太后死前,她的跋扈虽然略有收敛,但依旧没好到哪里去。赵煦也正因如此,才对她甚是不喜。

  作为皇后,就要母仪天下。如果皇后自己都做不到宽容大度的表率,不能帮助皇帝收买天下人心,至少也别给皇帝添乱啊……

  不过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赵煦是一个重情之人。在感情方面,他从来都是专心致志。

  无论是早恋遭到家长反对最后只能搞地下工作到如今修成正果的刘清菁,还是被家长安排婚事强自忍耐到如今的孟冲真,两个女人赵煦都不愿轻易舍弃。

  能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到最后,就不要半途而废。这是赵煦一直坚信的事情,爱情方面如此,友情方面亦然。

  唐宁目前为止的表现很令赵煦满意,结合多方面反馈,以及唐宁的表现来看,这个人对自己算是忠心耿耿,有在认真完成自己交代给他的任务。

  至于程羊时不时上一封充满了对唐宁粗鲁谩骂的奏折,赵煦也只是一笑置之。程羊是一个很讲规矩的人,能把他气成这样,唐宁还真是挺有本事的。

  “官家……事情是这样的。福庆的病,这么长时间也不见好,臣妾就着了急。有一日给家中写信,便提及此事,看看臣妾家中的人,有没有谁知道哪里有名医的。

  然而这件事被臣妾的姐姐知道后,她就进宫来探望臣妾,并且还带来了……”孟氏说着,红着眼睛从袖中掏出一张符咒。

  赵煦大惊,宫中严禁巫蛊一类的东西,哪怕是皇帝自己碰了,也要受宗族刑罚。

  他一把将符咒抢过来,正欲训斥孟氏,却想到了在一旁酣睡的福庆。于是便压低声音道:“宫中严禁此物,你不清楚?”

  孟氏哭哭啼啼的说道:“臣妾清楚……臣妾清楚……是臣妾看福庆久病不愈,一时糊涂,迷惑了心窍。

  官家,臣妾这就将符咒烧毁……”

  眼见孟氏如此,赵煦就算是铁石般的心肠,也该软下来了。

  更何况他还不是铁石心肠。

  长叹一声,赵煦把跪在地上的孟氏拉起来,伸手抹掉她脸上的泪水,久久说不出话。

  如果能够治好福庆的病,就算是受宗族刑罚又如何呢?那可是自己的女儿啊!

  于是良久之后,赵煦首先表扬了孟氏的做法,因为她没有瞒着自己。之后,赵煦便说道:“此乃人之常情,不妨一试。”

  孟氏瞪大眼睛看着赵煦,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赵煦冲她笑着点头,孟氏就小声说道:“臣妾听说上清储祥宫的刘真人很厉害……”

  “请来便是。”赵煦跪到塌前,轻轻抚摸着自己女儿的脸蛋。这个小人儿,三岁都不到,凭什么要遭受这样的苦难?

  如果可以,真希望自己这个当父亲的能够替她承受这份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