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三十一章 来一首凶猛的小橘子

作品:帝世无双|作者:雨暮浮屠|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6-17 16:07:44|下载:帝世无双TXT下载
  “我身体之中存在的那种神秘力量,犹在对面血山之上,那些无上的存在会听从那血山之中的力量的指挥,只是因为血山之中的力量,代表了正统…”

  “他们,不敢袭击我,但是却会将你抹杀的。”

  “这样的情况,我不允许!”

  夏渊的语气,霸道无比,此刻一股莫名的气息从夏渊的身上出现。

  正是那种神秘无比的力量。

  “既然,他们只是敬畏我身体之中的力量,而不是敬畏我。”

  “那么,我就让他们彻底的畏惧!”

  “不是正统?”

  “那么此刻,我便成为正统的存在!”

  “我会让们知道,这个世界,不是他们任何一尊,可以做主的…”

  轻轻的一步,就这样走出了!

  那一瞬间,无数的冥之力,全部的涌入到了夏渊的身体之中,涌入到了夏渊的心海之中哦。

  “混蛋,你住手啊!我逐月可人不需要别人的可怜,我讨厌你这个骗子!”

  “你赶紧住手,你赶紧给我滚!!”

  逐月可人面色狰狞,可是此刻却依然无损她的美丽。

  夏渊没有回头,只是静静的看着远方那些恐怖的存在。

  此刻他的身体之上,无数冥的气息在扩散,一种死亡的感觉从夏渊的身体之中出现。

  那一刻,夏渊的生机在飞速的消失。

  “对不起,我后悔了…”

  正在疯狂的逐月可人微微一愣,不明白夏渊口中的后悔是什么。

  “不要记得我了…”

  “善良美丽的女孩,你的记忆之中,不应该有这些悲惨的记忆。”

  “所以,离开之后,忘了我…”

  离开之后,忘了我…

  逐月可人呆呆的,她不曾想到,夏渊后悔的,竟然这个…

  “混蛋,你就是一个混蛋,你想让我忘记你?”

  “不会的,我绝对不会忘记你的!!”

  “你这样,会让我悔恨一辈子,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快乐的!”

  “不要,你不能,这样做啊…”

  泪水,顺着逐月可人脸颊不断的流下,此刻逐月可人已经成为泪人。

  心,好痛好痛。

  在逐月可人记忆中,最痛的一次,就是觉醒血脉的那一次。

  那时候,她痛的死去活该,甚至想过就这样死掉得了。

  那就是逐月可人记忆之中,最痛苦的一次。

  然而此刻,逐月可人才猛然发现,原来那时候的痛苦比起现在的心痛来,真的差了好多好多,差了太多太多…

  “小妞,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很厉害的。”

  “真的,虽然现在我打不过你,甚至被你虐的死去活来…”

  想到之前被逐月可人欺负的那一幕幕,夏渊的脸上没有难堪,反而出现了笑容。

  “但是,如果给我时间,那么我一定可以超越你的。”

  “我,可是绝对可以成为神话领域存在的无敌妖孽哦…”

  夏渊知道,也许下一刻他的人生就要划上休止符号,所以这是他人生最后的时间了。

  这一刻,他要展示自己,将自己的一切,全部展现出来!

  “你,看着点哦…”

  一瞬间,虚空之中五大天门彻底的出现了。

  五行闪烁,震撼时空。

  然而这不是解释,朦胧的一刻,虚空之中有出现了光明和黑暗的天门。

  光暗天门,动荡轮回!

  逐月可人呆呆的看着。

  这一刻的她甚至忘记了悲伤。

  在古老的传说中,曾经有无敌的妖孽掌控大小轮回,缔灭一个时代,横扫万古时空。

  那是一个传说,逐月可人从来不肯相信。

  因为在她的认为之中,没有任何生灵可以觉醒那七大本源天门的。

  可是如今,她看到了…

  然而,这璀璨无比的天门,却在出现瞬间之后就开始昏暗下来,其中垂下的力量,不再是之前的属性力量了。

  那是,冥的力量。

  无数冥的力量…

  心海之中,一切力量的源泉已经不再是之前那无属性了。

  而是换成了冥的力量存在,这七大天门,瞬间被沾染。

  夏渊深吸一口气,身体之中的生机,已经几乎没有了。

  意识已经越来越模糊,夏渊似乎已经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了。

  在那血山暴动的一刻,夏渊已经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

  那就是,已经天明了…

  他们,马上就要离开了。

  只可惜,是马上,而不是瞬间…

  他们,已经等不到马上的到来了。

  那时候,血山之上无数的存在,已经彻底的暴动了。

  所以,只剩下了两个结果。

  他死,逐月可人活着。

  逐月可人死,他活着…

  在这生命关键的时刻,夏渊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他死,让这美丽的人儿,可以继续绽放她的美丽。

  夏渊不知道这样的做法在外人看来对不对,但是他绝得,自己是对的。

  这是他的坚持,这是他夏渊的最终选择。

  死亡,可怕吗?

  无数次的死亡重生,夏渊感觉自己已经,不在惧怕任何的死亡了。

  竟然已经不在惧怕,那么为什么要让这世间最美丽的花朵,在恐惧之中凋零呢…

  天性纯良…

  也许,他真的,天性纯良吧…

  “记得,离开之后,忘了我…”

  无数的冥之力,已经彻底的占据了夏渊身体灵魂每一个角落,那一刻生机完全消失,夏渊的双眼瞳孔之中最后一丝生命的气息,彻底的消失了。

  无数的灰暗,无数的幽深气息缠绕夏渊的身体,此刻的他,已经可以用它去形容了。

  完全的沉沦,永远的迷失在了黑暗和死亡之中。

  沉沦的深渊,已经将夏渊彻底的吞噬了。

  逐月可人愣愣的看着夏渊,就这样抬起自己的手臂。

  刹那间,整个天穹之上,似乎被撕裂到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无数的光明,在这一刻照射进来。

  远方血山之上无数的存在,那无数恐怖极致的强者,在疯狂的嘶吼。

  他们看向夏渊和逐月可人眼神之中,充满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愤怒色彩。

  整个无言之地,永静之地,此刻出现了无数震撼万古的声响。

  然而,一切已经结束了。

  当阳光照射进来的一刹那,整个血山在震颤,在消失,在覆灭。

  而这阳光之下的夏渊,同样也在渐渐的消失。

  “不!!”

  逐月可人眼中泪水已经彻底的模糊了视线。

  那一刻的她发疯了一般的扑向了夏渊,将这男儿,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强大的力量冲击,在这一刻绽放了。

  逐月可人终于,还是深深沉沉的,闭上了双眼。

  只是,哪怕直到最后一刻,她也始终没有放开那紧抱的双手…

  逐月可人和夏渊没有看到,当阳光彻底照射的一刻,当那万古沸腾,血山崩溃的一刻。

  虚空之中,似乎撕裂了一道无法形容的口子。

  一抹幽深到极致的色彩,从口子之中出现。

  而后,无穷巨大的血山和上面无数的存在,就这样被那口子,彻底的吞噬了…

  阳光照射之地,一切的幽冥灰飞烟灭,彻底的消失,不复存在…

  …

  无尽的黑暗笼罩,周围什么都没有,存在的只是虚无。

  “哎,这一次真的是死了,没想到死了那么多次,终于成真了…”

  看着周围的一切,夏渊咸鱼一般的躺在这静静的虚无之中。

  “不过话说回来了,小爷我付出那么多,称得上英雄了吧,只是不知道那小妞会不会忘记我…”

  “虽然我让她忘记我,但是别真的忘记啊,不然小爷我就亏大了…”

  想了一下,夏渊唉声叹息。

  “确实是亏大了,我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而且还只是看了两次,竟然连摸都没有摸一下,早知道就顺便摸上一下在死了,估计那小妞也不会记恨的吧…”

  越想越亏。

  不过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死了,夏渊只能继续无奈的叹息了。

  “喂喂喂,我说老天爷,小爷也算做善事死掉的,起码给我个投胎的机会啊。”

  “我要求也不高,就给个什么帝国皇子,记得一定是独生子!而且还要从小有个十门八门的娃娃亲。”

  “哦对了,最好在有个实力高强的师傅,美女最好,身材一定要够火爆!”

  “还有还有,最好在来个一沓的叔叔姑姑之类的,千万不要那种谋朝篡位的,要忠心国家,实力强大的。”

  “这样,勉强算是可以了,我想这不算过分吧…”

  夏渊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身为英雄,拯救了一个美丽的女孩。

  这样的壮举,只是这样的要求应该不过分的,于是点了点头。

  然而,许久之中却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本来还兴奋莫名的神情,瞬间变的昏暗起来。

  “难道死了,就是这种感觉吗?”

  “永远承受这种孤单和寂寞,这,就是死亡吗…”

  如果死亡真的是如此的话,那么就实在太恐怖了吧…

  “好无聊啊好无聊,究竟什么时候能够轮到我去投胎啊…”

  在神话故事中,人死了之后是可以投胎的。

  以前的时候夏渊也不知道自己相不相信。

  但是现在,夏渊却是比谁都相信!

  没办法,要是不信的话,他就要在这里呆到永远了。

  终于,不知道什么时候感觉自己可以动了。

  这时候的夏渊终于勉强的转动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然后,他看到了…

  “哦,是那团迷雾啊…”

  看着身后不远处的迷雾,夏渊轻轻点了点头。

  “哎呀呀,好无聊,我要无聊死——”

  “恩?”

  呻吟的声音瞬间戛然而止,然后夏渊感觉自己的灵魂有点僵硬了。

  “迷雾?迷雾!”

  这一瞬间,夏渊想到了很多很多。

  他想到了老头子,想到了点云学府,想到了杨薇和李某某,想到了自己还未兑现的那百万积分,想到了那白花花的一片肉——

  这个是重点。

  然后此刻的夏渊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似乎大概也许好像是…

  没死?

  “哈哈,哈哈哈哈…”

  “果然,小爷才是命运之子,这都死不了,还有谁能杀的死小爷啊!”

  “谁,还有谁啊!”

  此刻,夏渊真的好想立刻醒来,用他的屁股扭上一曲凶猛的小橘子。

  不过稍微想了一下,夏渊最终还是没有直接恢复。

  因为夏渊想到了之前这迷雾之中出现的那种神秘无比的力量。

  虽然感受不到任何的威严,但是夏渊却清楚,那种力量绝对堪称无敌,堪称恐怖级别的存在。

  血山之上,有着无数盖世的存在,而那无数的超越了无敌者的大恐怖,竟然全部敬畏臣服在那种力量之下。

  可想而知,那种力量究竟代表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