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33:说服徐贺

作品:最强赘婿|作者:彦小焱|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19-05-24 08:39:31|下载:最强赘婿TXT下载
  四海武馆第四天,徐贺的身影终于出现。

  徐贺的出现,也就预示着楚之殿的出现。

  这两位原本在庞飞的计划中是最好被说服的,偏偏邵晟出师不利,两次都被拒之门外,庞飞现在的目的,更侧重于先说服这二人。

  野编部队的既定人选现在已经有了六个人,庞飞、时峰、徐贺、楚之殿、李重和冷颜,已经可以运作了,至于缺少的那个人,可以再慢慢寻找。

  宁缺毋滥!

  搞定了徐贺和楚之殿,其他的就都不是问题了。

  那日本来邀请二人吃饭,结果被其他事情耽搁了,庞飞为此深表歉意,“徐大哥,庞某想再请你和楚大哥一次,就当是为那日的事情赔不是了。”

  单纯的吃饭,徐贺自然没理由拒绝。

  “那楚大哥那边就麻烦你了。”徐贺和楚之殿一向关系要好,也只有他能找到楚之殿的行踪。

  今日二人同时出现,说明三级挑战赛来了选手。

  三级这边已经杳无声息了好一段时间,突然之间爆出有选手应战,顿时引起不小的轰动。

  今儿个很多前来四海武馆的人都是冲着三级这边来的,大厅里满满当当的都是人。

  庞飞不喜欢看热闹,便找了一处空闲的地方坐着等着。

  等徐贺和楚之殿忙完了,他还要请他们吃饭。

  三级参赛的选手有两个,一个年轻人一个年龄稍微大一些的,场下好多人都在议论这二人谁能走入最终的决赛。

  有人押宝年轻人,有人押宝那个年纪稍大一些的,总之大家都是各有说辞。

  庞飞倒是觉得,这二人都不可能走进决赛,想要从徐贺和楚之殿二人手中同时突破,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那年轻人稍显稚嫩了一些,同时又有些缺乏经验,恐怕连徐贺那都过不去。而那个年长的老者又太沉稳了一些,一招一式太过按部就班,楚之殿的醉拳绝对是他的克星。

  庞飞就那么一边喝着茶一边等着,从上午到下午,不出所料,三级那边的两位选手没有一个走进最终决赛的。

  人群唏嘘不已,感叹这三级擂台赛就是不一样云云。

  庞飞找到徐贺和楚之殿,邀请他们吃饭,“二位,请!”

  “老楚,别喝了。”

  庞飞知道,楚之殿虽然看上去醉醺醺的,但其实头脑是清醒的,现在就是有人跟他过招,他也能轻松应对。

  吃饭的地方就在这附近的一家土味菜馆,充满乡土味的气息是这家饭馆的一大特色。

  三人落座之后,庞飞先为上次的事情道歉,本来是要邀请人家吃饭的,结果中途把他们二人抛下自己离开了,为这事他苦恼了好一阵子。

  “徐大哥楚大哥,这杯是我自罚的。”一仰头,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徐贺让他别那么客气,“有缘千里来相会,咱们能相识也算是一种缘分,庞兄弟不必那么见外,不用什么罚不罚的。”

  “徐大哥说的是。”

  “酒,给我来瓶好酒……”一旁的楚之殿酒壶已空,叫嚷着要喝好酒。

  庞飞选择这家店的另外一个原因就在这里,这家饭店的酒是真的好,味道好,还不伤神,很适合楚之殿这种爱喝酒的。

  而且,他们家的酒都是自己酿的,绝对的纯正。

  酒就在酒缸里放着,还可以自己盛,别有一番风味。

  庞飞给他的酒壶灌了满满一壶,“楚大哥,这壶先放我这,等会你先吃点东西,光喝不吃可不行。”

  “你个臭小子……还管起我来了,给我。”楚之殿爬起来,一套醉拳吸引了不少周围的食客。

  在和庞飞争抢酒壶的过程中,一个醉拳使的出神入化,一个只是蜻蜓点水般就将其力道化解,周围的食客们纷纷拍手叫好。

  “东西可以给你,但你真的别再喝了。”庞飞笑着将酒壶放在他面前。

  楚之殿才不管那些,拿起酒壶就往嘴里倒。

  不让他喝酒,那不如杀了他算了。

  几人闲谈一番,庞飞便将话题扯到了正事上,“徐大哥,楚大哥,我这次来,是来完成邵晟邵队长没完成的任务的。邵队长已经跟我说过了,我想知道,二位是有什么顾虑吗?”

  “没什么顾虑,就是我们对那些事情不感兴趣。”徐贺回答的倒是直接。

  可这话,说服不了庞飞。

  若是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他们的身影也就不会出现在四海武馆了。

  据邵晟提供的资料,这二人都不是缺钱的主,那出现在四海武馆中只有一个解释了,他们还贪恋着以前的生活。

  既然如此,现在有这么个大好的机会摆在他们面前,为何他们又不肯同意呢?

  “是和李重李大哥有关吗?”庞飞记得三人之间好像是有矛盾的。

  徐贺摇头,“不是不是,咱还没小心眼到那个地步。嗯……庞兄弟,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和老楚都是有家室的,我们不能只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家里人考虑不是。”

  “在四海武馆,至少我们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可若是答应加入野编部队了,那身上的使命和责任就不一样了。自古忠孝难两全,我们已经把最好的年纪贡献出去了,现在老了,就想踏踏实实的,过个太平的晚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顾虑,这一点庞飞是认同的。

  或许自己到了他们这个年纪,想法也会和现在不同吧。

  “徐大哥说的是。”

  徐贺倒是纳闷了,“你这就放弃了?”

  庞飞道,“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野编部队没有任何福利,但所从事的任务却一点也不比正规的军队要容易,其风险和危险程度想必各位心里都很清楚。为大家是家,为小家也是家,你们有权利自己选择自己决定,我不会把自己的思想强加在你们身上的。”

  徐贺看庞飞的眼神顿时就变了,想不到这些话能从这个年纪轻轻的年轻人嘴里说出来。

  人总是要经历一些事情才会看清楚更多的事情,而庞飞年纪轻轻,却已经有了超脱世俗的眼光,这份洒脱和独特的见解,着实令他们佩服。

  徐贺轻笑一声,眼中却没有放松的神色,反而是一种失落的感觉。

  庞飞知道他们其实是犹豫的,对任何一个有着军人情怀的人来说,野编部队的成立都是极具诱惑性的。

  哪怕如赖天光那般已经年过七旬的,在听到野编部队几个字时,眼睛里也是大放光彩的。

  徐贺和楚之殿又都是对此有着深深眷恋的人,又怎么能不心动?

  只是,正如徐贺所说,人到了不同的年纪,所考虑的事情的角度也就不一样了。

  年轻的时候或许凭着一腔热血可以不管不顾,把责任和义务永远放在第一位,渐渐地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就会渐渐发现曾经的热血已经不复存在。

  人都是怕死的,但比怕死更可怕的,是留下遗憾。

  庞飞之字不再提野编部队的事情,此次邀请他们吃饭的目的,也只是想弄清楚他们拒绝的原因和理由,眼下已经清楚了,他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乒乒乓乓……”几人正吃着饭,门外突然进来几个年轻小伙子,勾肩搭背,身上散发着浓浓的酒味,一进来就叫嚷着要喝好酒。

  “几位,这边请……”

  “这他妈的什么破地方啊,不坐,我们要坐那边。”其中一个高个子指着另一桌的一对小情侣。

  庞那对小情侣所在的位置是靠着窗口的,地理位置好,一边吃饭还能一边欣赏窗外的风景。

  而那几个年轻人被安排坐在角落的地方,他们不乐意,嫌那地方太小太憋屈,要跟那对小情侣换一下。

  女孩子有些胆小,紧紧拉着男朋友的手,示意他赶紧想办法。

  男孩子大着胆子站起来,说这地方是他们的,他女朋友喜欢这个位置,他们不想换。

  那高个子的混混一把揪住男孩的衣领,狠狠在其脑袋上扇了一下。

  女孩担心男孩,连忙伸手阻拦,却被另外几个混混拦住。

  他们甚至当面调戏起那女孩子来,各种猥琐下流的话,甚至有人对着那女还动手动脚……

  “住手!”庞飞拍着桌子站起来。

  几个小混混充耳不闻,继续调戏女孩子。

  庞飞几步走过去,将那为首的小混混一个鸽子翻身撂倒在地。

  “他妈的……”其他小混混松开男孩和女孩,将庞飞团团围住。

  有人从怀里掏出了刀子,明晃晃的,甚是刺眼。

  徐贺坐不住了,也跟着走了过来。

  楚之殿摇摇晃晃,手中的酒杯应声落地,“骨碌碌”滚到小混混他们这边。

  说来也是奇怪,好端端的,其中一个小混混突然就栽倒在地,脚后跟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样。

  是个酒杯,这玩意怎么把他摔倒的?

  “他们几个……是一伙的。”小混混们叫嚷起来。

  其他小混混闻言,一个个黑着脸,逮着什么砸什么。

  几个跳梁小丑而已,庞飞和徐贺连手都不用出,就能将他们打的落花流水。